莯然ioi

全职众人在校园的迷样段子生活(三)

     荣耀大学宿舍其实可以洗澡,但因为只是一个小花洒,所以大家多半只是偶尔实在懒得去学校浴室时,才会凑合一下。
     黄少天今天上午打球回来,大冬天的还出了一身臭汗,但又急着去吃饭,所以只好拿小花洒凑合着冲个凉。
     但大家不用小花洒并不只是嫌弃它的简易,毕竟大多数男孩子这方面要求还是很低的,平时恨不得拉个浇花的水管都能冲澡。
——————————
      (话外音)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叶先生:“诶,你还别说,羊习习的话还真有可能干出这事儿来。”
     某同样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孙先生:“叶—(自动消音,就是这么贴心)你说谁拿水管洗澡呢!哎?不对!你叫谁羊习习呢!”
     某叶:“哎,习习别闹,哥这儿打boss呢!”
     某翔:“啊?哦——哎!不对!这特么是我拉的boss!”
——————————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今天的黄少天大神就纡尊降贵地用小花洒来冲澡。
     黄少天一边火急火燎地开着热水大概冲冲汗味儿,一边惦记着那帮家伙好不容易出去聚次餐去晚点儿肯定就只剩下渣了。
     氤氲的水汽瞬间弥漫了整个空间,把冬日的寒冷暂时从这个冬凉夏暖的宿舍中驱散。
    “嗷————”
     突然却有着一声不合时宜的惨叫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
     中途回来取手机顺便洗个手的孙翔同学:“?”
     “我操你大爷!谁开的水龙头!没看见你爷爷我洗澡呢吗?!谁这么缺德!冻死我了!有本事你别走!下次你洗澡的时候等着!”
     忽略掉黄少天想要自交的念头,我们也终于探索到了为什么小花洒倍受冷落的真相。
     那就是因为它出水不仅一会儿热一会儿冷,而且在外面开水龙头的时候会瞬间切换到冰点哦(´-ω-`)
——————————
     说真的,有人洗澡的时候,尤其是冬天,你再开一个水龙头试试?弄死你哦(´-ω-`)还有,为明天的数学考祈福。

全职众人在校园的迷样段子生活(二)

*如题,就是段子,短小精悍

*每个故事无特殊说明都没有关联,背景都在校园,大学或高中不定
  
    这天孙翔要去机房,忘带脚套了,就到隔壁班去找人借。

孙翔在1班门口探头探脑,捕捉一只黄少天。

“黄少天,你带脚套没?我们下节信息,上完马上还你。”

“没,哎呦我也没带,你等一下啊,我马上给你借个——班里谁带套了吗?带套了没?借个套!”

后座被吵醒的叶修懒洋洋地撑起脑袋,似笑非笑地瞅着黄少天:“少天这么急呀,可是我们都不戴套的。”

全职众人在校园的迷样段子生活(一)

     *如题,就是段子,短小精悍

     *每个故事无特殊说明都没有关联,背景都在校园,大学或高中不定

    最近,荣耀大学里又特别流行转东西,转笔,转书,转笔记本,各种转。

    黄少天一向喜欢这些玩意儿,在学会最新一套转笔招式后,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叶修炫耀了。

     “哎,老叶老叶!刚刚那堂思修课上我又从张佳乐那儿学会一套超级酷炫的转笔套路诶!你看我给你演示一下!”黄少天刚一冲进宿舍就自顾自兴冲冲地说起来,刚抬起手打算向叶修展示他的帅气,又一拍脑门儿,突然好像想起来些什么,“诶,话说老叶你知道最近特别流行转笔吗?我说你也别老宅在寝室了啊!”

     彼时,宿舍里只有叶修和旁边看书的张新杰。叶修嘴上正叼着根烟,下垂眼微微眯着,手上的打火机还没来得及点下去。闻言,他只是微微抬了下眼,手上的烟就啪嚓一下点着了。

      叶修深吸一口烟,边噗嘟噗嘟地吐着烟圈,边把香烟从唇边取下,夹着烟的手灵活地勾过了黄少天手中转得正欢的笔,连同食指上夹着的烟一起开始灵活地转动。

     寝室的光线有些偏暗,香烟的火光明明暗暗地照亮叶修修长的指节,火光在空中连成一幅光与色的绚烂,烟和笔一明一暗地围着叶修的手旋转。白玉般的手指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目光只能跟随着他手指的舞动。

     不过也就几秒钟,叶修又将烟叼回了唇瓣,把笔又转回了黄少天的手上。桌上杂乱的堆着各种资料纸,上面别说烟灰,在叶修将烟拿开时,它甚至被吝于给予一点残留的光与热。

     被转回的笔啪嗒一声掉在了桌上,黄少天突然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红。

     叶修紧跟着突然发现自己的烟被抢了。

    “转,转得不错,但,但是……但是寝室不能抽烟!”

     一旁的张新杰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忘了阻止叶修抽烟,被黄少天抢了先。不过——

     扫了一眼黄少天仍然通红的脸,又不动声色地将目光移到叶修苍白脸颊上勾起的一抹无奈的笑上。

     无所谓了,反正此时的张新杰大大眼里,就只留下刚刚被火光映得明明灭灭的叶修的侧脸了。

     当时光线很暗,在火光的映衬下,再有叶修本身白皙细腻的皮肤对比,叶修的唇……

     真好看啊。张新杰危险地眯了眯眼。

【翔叶】220的284(二)

    孙翔看了看那辆疑似老爷爷去公园打太极时骑的两轮车,将控诉的眼神投向叶修。

“你就骑这个送我?现在是冬天诶!”

这个月叶修和孙翔又搬了家,原本走几步就到的小学,顿时显得有些遥远,而叶修第一天送他就让他大开眼界。

“年轻人就要耐着点儿冷,啊嚏,堂堂男子汉怕什么冬天!”

叶修无视孙翔的控诉,叼着烟反手将孙翔拎上了后座,右手一拧,电瓶车耀武扬威地一骑绝尘。

“这他妈还是个电动的?话说你不是有车的吗?到底是从哪儿搞来了这个破车来送我?”

“你早该正视爸爸的财力了,如此被低估真他妈不能忍——还有啊,小孩子家家,一天说什么脏话,也不学点儿好!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

“好吧,诚其母不可忍。”

换成文言文你孙爷爷就听不懂了吗?……哦,是真听不懂。

孙翔哼了一声,又想起叶修这个宅男车库里的豪车,坐在电瓶车上的孙翔十分不爽。

“你到底干嘛不开车呀?难道等着它在车库里下蛋吗?”孙翔小朋友的生气程度可见一般,甚至用上了黄少天老师一大堆废话中唯几亮点的话。哦,此话孙翔常见于不写作业被抓着碎碎念时。

“低碳出行懂不懂?现在温室效应这么严重,臭氧层空洞,路上还这么堵,回去晚了还又没车位…………好吧,油太贵。”

孙翔掐着叶修腰的手到底是没忍住,又使劲儿掐了一把,叶修“哎呦”地惊叫着,原本稳稳抓着车把的手一抖,把车骑出了个z字抖动。

然而叶修大神对于小朋友的耐心与忍耐度一向是很高的。

于是下个路口,眼神好技术风骚的叶修大神就仿佛没看到匝道上转向的车一般,在孙翔的惊叫声中,愣是在与汽车仅隔一臂的距离时才来了个急刹车。

“砰!”

孙翔的鼻子狠狠地撞上了叶修的背。
泪眼朦胧中,孙翔小朋友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还是太年轻。

*十年数学,一如既往
*没关系你也不用给我机会,反正我还有一生可以浪费
*我始终相信数学可以获胜,无论对手是谁
*一杯敬数学,一杯敬考试,守着我的成绩,催着我成长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数学的夏天
*如果一定要为绝望命名,它的名字叫数学

【黄叶/all叶】双十一叶修的清仓大处理(三)(完)

*据说考试前更文可以攒运气,许愿期中和竞赛都能过

*请原谅我作文写惯了,大概都会是这样一篇一千来字的文,顶多将近两千的社论那么长就了不得了

*有没有人可以教一下我怎么弄前文链接啊,技术废伤不起

“你现在就这么大点儿,能抽烟吗你?烟抽你还差不多吧!”

黄少天嘟囔着将烟盒包装撕开,抽出一根放在桌上,小叶修立刻像只闻见了鱼腥味儿的猫,激动地来了个“饿修扑烟”。

接着叶修的两只小胖胳膊紧紧抱住了香烟,拖住它吭哧吭哧地走向不知打哪儿翻出来的一个小铁盒,准备工作倒做得挺充分。

“哎!等等,用这个!”黄少天突然将那个疑似装账号卡的盒子拿到一边,从床头柜最下面那层深处掏出一个水晶的烟灰缸。

小叶修看了几眼黄少天微红的耳尖,又吭哧吭哧地拖着烟向烟灰缸挪动。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小叶修终于来到了烟灰缸边。伸腿,可恶!这个烟灰缸怎么这么高?跨不上去!伸手,啊可恶!烟太重了举不起来!岂可修!叶修从不轻言放弃!小叶修伸出小短手和小短脚抱住了烟,企图从旁边的台灯座上和烟一起滚进烟灰缸!

一直在旁看戏的黄少天终于舍得帮忙,他伸出两根手指,将烟投放进了烟灰缸,又拎起叶修的后领将叶修提溜了进去。看了看和叶修一样高的打火机,还好心地把烟点上了。
然后他就看着小叶修抱住烟嘴,撅起小屁股,将整张脸都快埋了进去,仅露出额头和耳后的皮肤在几秒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起来。

又过了几秒,小叶修若无其事地顶着一张红通通的脸,跑到了烟灰缸边上坐在了烟雾之中。

“不许笑!”小叶说的包子脸面无表情,十分严肃。可是稍稍有些变尖的娃娃音,却怎么听怎么都像是恼羞成怒的样子。

“噗,噗噗,噗哈哈哈……咳咳咳!”但黄少天却是已经笑得被烟呛得咳嗽都停不下来了。

黄少天笑着笑着,突然发现有哪里不对。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小叶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一根烟燃尽,叶修已经变成了十几岁的少年模样。

“还有这种操作?!!”黄少天在震惊中下意识的身体反应难得地做出了一次正确的判断——又点上了一根烟,但是这回叶修的身体却没有丝毫动静。

“先这样吧!”少年叶修已经有黄少天的手掌大小了,嗓音清亮,十分有朝气。

“哦,也好。对了叶修,我们出去找队长吧,前两天我问他双十一的礼物到底该怎么买?他竟然还不告诉我!嘿嘿,叶修叶修!你快换身帅气的衣服和我出门吧!”

“帅气的衣服?哥穿什么不帅气了?”叶修面对着明显要去炫耀的黄少天,罕见的没有嘲讽,还乖乖地去找了件小风衣穿上。

黄少天和叶修(叶修:“我没有!”)耀武扬威地来到了喻文州的房门前,敲,没人应,再敲。

“啊啊啊!糟了,我忘了还要去训练啊啊啊!”

黄少天捧着叶修一路狂奔到训练室,却发现众人也都没在训练,而是围着什么——

“叶修?!!”黄少天失声大叫。

“啊?”“什么事?(^_^) ”被围在桌子上的叶修和黄少天口袋里的叶修同时答应。

————————————————

“到底为什么队长也有一个叶修?!”

第二天蓝雨对轮回的比赛前,黄少天都还是不住地碎碎念,怨气几乎要化为实质。喻文州和他掌心里的叶修一起微笑地看着他。

“叶修?”备战室的走廊里迎面走来的轮回众人显然也看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手中的叶修,连周泽楷都忍不住出声叫了一声。

黄少天正准备炫耀——

“?”周泽楷的帽子里钻出一只叶修。

“什么?”江波涛口袋里钻出一只笑眯眯的叶修。

“干什么?哥可是要将斗神的称号响彻整个荣耀的男人!”孙翔口袋里钻出的叶修,貌似和他的主人一样,有些智商方面的硬伤。

“往好处想,少天。”叶修懒懒瘫在黄少天怀里,“至少我比孙翔那只强多了,虽然他的可能养起来确实比较省事儿,毕竟孙翔那儿的六个核桃多的是。”

————————————————

于是在接下来的赛季中,黄少天见识到了情敌们手中各种各样的叶修:王杰希的大小眼叶修,张新杰的强迫症叶修,张佳乐的小辫子叶修等等等等。

但当他最后看到一大一小两只叶修同时出现在他面前时,黄少天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点接受不能。他猛然间想起了当初那个对话框,细思恐极。

“为什么连你都有?!!”

连同大叶修在内,除去孙翔的傻叶修以外的所有叶修,同时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亲,双十一特价叶修清仓大甩卖哦!”

请问你要来一只叶修吗?

【黄叶/all叶】双十一的叶修清仓大处理(二)

“所以说你真的是叶修?你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黄少天在石化效果过后,第无数次地问着迷你叶修这个问题。

“黄少天你烦不烦呀!”小叶修终于不满了,肉嘟嘟的小脸鼓了起来,满脸不高兴,“我饿啦!你再问下去哥就要离家出走了!”

小叶修说着还从一直趴在上面抱着不撒手的鼠标上跳了下来,非常坚定!只是可爱的奶音在黄少天听起来,只感觉撒娇的成分倒是更多。

“哦哦,是哦!叶修你吃什么呀?你现在这么小一只应该超级好养喽!”

“哼!哥可是职业选手!你再这么小瞧我!我就真的要离家出走啦!”小叶修奶声奶气地大叫。

黄少天噗的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职业选手,老叶你是不是变成这样吓傻了呀!你现在整个人还没个鼠标——”
小叶修眯了眯他那双下垂眼,十分危险的样子。

“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

“吃的倒是无所谓,我要烟!赶紧给哥买烟去!”小叶修双手叉腰,颐指气使,十分神气。

“烟?你现在抽的了吗?——好好好!买买买!这就买!”黄少天眼看着小叶修有炸毛的趋势,赶紧举手投降,火速换下睡衣,出门去买叶修的烟和早餐。

途中,鬼鬼祟祟的黄少天遇到了喻文州。咦,是不是我醒来的方式不对,怎么感觉队长也——呸!谁鬼鬼祟祟!你才鬼鬼祟祟!作者你全家都鬼鬼祟祟!——怎么感觉队长也很谨慎?

但这时同样谨慎的喻文州也看到了黄少天。

“少天,这么早去哪儿?”

“没,没去哪!”说完黄少天却又特别想向自家心脏队长炫耀,“队长,等一会儿我给你看个东西,诶,他不是个东西哦。”

看着黄少天自言自语地离去,喻文州的笑突然加深了几分。

————————————————

“老叶老叶,烟买回来了!我刚刚还碰到了队长,感觉队长的笑怪怪的,为了买烟,我还特地绕路去了蓝雨后面的超市呢!”

“吵死啦,我知道啦!”小叶修不耐烦地用卫衣帽子盖住了耳朵。

“咦?这个卫衣是打哪儿来的?刚刚不是睡衣吗?我出去买个饭买包烟的功夫,老叶你竟然生产出了一套衣服?”

小叶修觉得自己饿着肚子的时候不想理会黄少天这种让人分分钟想要打死他的智障。所以他只是扑到了奶黄包上,化身人形扫荡机,以惊人的速度啃起了奶黄包。几秒的功夫啃完了一碟比他还大的奶黄包,这才又瞅了瞅黄少天,一脸鄙夷地发现他真没反应过来,才十分嫌弃的指了指小房子。

“诶?连衣柜都有,这个也太好玩了吧!”

小叶修啃完了一盘虾饺。

“门,这个门开了!竟然开了!”

小叶修又扑上了叉烧包。

“窗,窗户也开了!”

小叶修趴在了碗沿上,整张脸都埋了进去。随着牛奶的下降,小叶修也蹬着腿和奶面一起往下探。当牛奶的最后一口也被喝完时,小叶修整个人倒栽在了碗里,咕噜一下翻个身又坐了起来,小胖手随意地抹了抹脑袋上不小心粘上的奶渍,又吭哧吭哧地扒着碗沿费力地爬了出来。

黄少天兴奋的扑在那个小屋子上指指指,戳戳戳。

小叶修又扑向了下一个目标。
黄少天顺手翻出刚刚的快递包装,却发现寄件人和地址那栏空空如也。

小叶修结束了战斗,满足地打个饱嗝,一脸淡定地观赏着黄少天——呵呵,他刚刚早都费了老大劲儿地去专门看了快递包装的这种事他会说?

所以他只是跑到坐在床边的黄少天手边,张开嘴,“啊呜!”——

“我的烟。”

“啊啊啊——啊?什么,你不是吃早饭着么?先吃完再——”看着空空如也的碗盘,黄少天目瞪口呆,他本来以为叶修顶多吃指甲大点儿就了不得了,但却还是每样都买了一些,大不了剩下的他吃嘛,可现在——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只小叶修这么能吃?你确定这是“吃的什么的倒无所谓”?这怕不是个假叶修吧!无良的作者,你赶快把牛顿的棺材板按住!钉死!!!

小叶修又躺回了鼠标上,以一种动物吃饱喝足了趴在岩石上晒太阳的姿势。但他现在倒是不敢趴,只能仰面躺着,摊平了短胖短胖的手脚。

摸摸圆滚滚的小肚皮,小叶修现在有点发愁。

【黄叶/all叶】双十一的叶修清仓大处理(一)

双十一要到了。
黄少天训练完回到宿舍打开电脑,甚至在手速很快的黄少天大大都没来得及将鼠标移到荣耀的图标上之前,一条某宝双十一的广告推送就弹了出来:
亲,双十一特价哦,快为Ta清空购物车吧!
大神黄少天用一种宛如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屏幕,心里冷冷地“呵呵”一声不是大神的作风。于是大神黄少天就身为一个单身贵族对于这种脱团狗之间无聊行径表示了无比的鄙视,对着广告进行了谆(残)谆(忍)教(折)导(磨)。
然后,单击鼠标左键。
“啊,手滑。”黄少天大神面无表情,言简意赅。
黄少天很纠结,到底要送什么礼物才能让叶修感受到他森森的爱意,而不是像上次那样送了一双(双请重读)手套,却被叶修当成嘲讽,回赠了一只袜子,另一只还送给了喻文州?
纠结无果之际,网页内又跳出一个弹窗,却不是推送,只有一个黑白两色的输入框和问题:
你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搞什么呀,商家的营销思路被吃了吗?这样的广告一点都不吸引人好不好…………”黄少天嘟囔着去点叉。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不停的点击却只换来系统的错误提示,黄少天暴躁地丢掉了鼠标。
“病毒,呵呵,这么恶劣是想干什么…………”
高贵的黄少天大神用冷艳的目光睨着屏幕,一边飞快的输入了“叶修”二字,回车。
消息框消失了。
黄少天也并没有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继续纠结着给叶修的礼物。

“黄少,有你的快递!”出门觅食的郑轩顺手带回了收发室众人的快递。
纠结了一晚上仍未果的黄少天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怨气,一抬头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吓得郑轩手一哆嗦,快递差点儿没掉地上。
黄少天扯过包裹,反手打开房门,让包裹来了个平抛运动砸在床上。又转身一语不发地向蓝雨食堂走去。
而黄少天的种种反常举动,也差点儿让五好四美三热爱的共产主义接班人郑轩同志想大喊一声:妖怪,把我们活泼可爱的黄少还回来!
处于梦游状态的黄少天吃光了卢瀚文趁机挑到他盘子里的秋葵,又恍惚地站起身,想向训练室走去。
而刚完成了职业生涯中无比伟大的一件事的小卢同学,看着还穿着皮卡丘睡衣脚步虚浮地黄少天,突然有点良心发现。
“黄少,你睡衣还没换!”
“礼物,礼物,礼物,礼物礼物礼物礼物……啊,包裹!我还没选好礼物呀,那个包裹是谁的?咦?我嘴里是什么味儿?呕——”
小卢同学更内疚了,忍不住扯了扯徐景熙的袖子。
“黄少没关系吧?我们要不要帮他今天向队长请个假啊——话说队长今天怎么还没起来?今天一个两个的都是怎么了?”

脸色苍白头发凌乱的黄少天一路狂奔着回了房间,“啪”地一下拉开门,还没等喘完一口气,就已经向着床上那个某通快递的包裹扑了上去。
“呲啦——”快递包装被撕了下来,底下是个纸箱子。
“欻(chua)——”纸箱子被暴力破除,里面有层漂亮的包装纸。
“呼啦——”包装纸被扯了下来,底下有个小礼盒。
“哗——”礼盒被掀了开来,里面——
“乐高?”里面有个漂亮的小房子。
“怎么打开呀?这东西怎么这么麻烦呢?戳,戳——咦,门打不开,窗子也是……那怎么打开呀?总不会就只是个积木模型吧?”
“房顶。”这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声音,懒懒散散,怪欠揍的。
“哦哦,房顶,对了对了,房顶——”
伴随着“啵”的一声,和黄少天呆滞的目光,一只只有黄少天小指头大小,顶多五六岁的迷你叶修坐在房中的小床上。穿着皮卡丘睡衣的小叶修悠闲地晃悠着双腿,脑袋上两只皮卡丘的小耳朵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的,他抬头瞥了一眼黄少天白得像鬼的脸色。
“少天大大,你是晚上纵欲过度了吗?”

【翔叶】220的284

    *标题纠结了很久但还是决定起这个,或许大家可能一眼看不懂。但两个简单的数字却有最美妙的关系,截然不同,却又那么相似,一如我心中的他们
    *其实说是翔叶文其实中间cp很乱
   

    叶修最近养了一只孙翔。
    对于这种量词的使用,孙翔小朋友当然极其不满,叶修对此却十分理所当然。
    他点上了一支烟,深吸一口,神色在烟雾缭绕中显得十分深邃。
   “我本来对养宠物这种事是极其不感兴趣的,这种事只适合养了黄少天那么多年的喻文州。但是看到那天的你,我忽然就理解了喻文州为什么手残多年还执意要养只话唠了。”他深沉地吐了个烟圈,“毕竟养一只智商低下的宠物会让你身为人的感觉前所未有得强烈。”
    翔以头抢修,怒而夺其烟,叶修扶云(挣扎着说)
   “我现在特别敬佩你爸妈,这么早就看出来这孩子智商怕是有问题,我当初捡你的时候就应该先找王杰希来看看。”
    翔怫然怒,以打火机俱抢矣。
    叶修,卒。

    说起来也不是最近了,叶修养孙翔都已经养了6年,当初捡到孙翔时,他不过才5岁大小。
    本来叶修那天只是出去买包烟,回来时却发现他家楼下绿化丛里有个小孩儿,衣服破破烂烂,浑身是血,衣角隐隐约约有个标志。
    叶修原本也的确不想管这事儿,这小孩儿,一看就是个麻烦。叼着烟往前走了几步,却又折了回来,一脸嫌弃地将人拎了上去。
   第二天,看着醒来的小孩儿一脸的茫然懵懂,叶修叹了口气,走出房门悄悄地把昨晚的衣服处理掉,顺手将从衣服上撕下来的标志塞进口袋,就去给孩子准备早餐了。
    刚醒来的孙翔茫然脆弱而沉默,对以前的事一概不知,连名字叶修都是从那块染血的标志上知道的。

    而现在11岁大的孙翔小朋友远没有当初刚捡回来那会儿乖巧了,监护人叶修痛心疾首:
    “这是长残了!”
    然而只能算是性格长残,脸早是个十足的粉嫩小正太孙翔对此不屑置辞。
    诚然,叶修是个不会照顾人的死宅男没错,但是他对于小孩子亦口无遮拦、不改嘲讽的性子,实在让孙翔小朋友觉得他到现在都没有长成一个穷凶极恶、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已经算是很对得起天地良心了。
    毕竟,11岁的他,从ISIS,到岛国爱情动作片的骑兵步兵分类,都了解得超出了他的年龄。甚至,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叶修亲生的。
    当然不是亲生的了,先不论如果二十几岁的叶修有个11岁的儿子,当年该有怎样的丰功伟绩,就看叶修这个连女性暧昧对象都没有的处男模样,也该知道孙翔不是叶修自花传粉的产物。
    没有血缘关系,挺好。看着北京瘫在沙发上的叶修没有烟生无可恋的模样,孙翔无声地勾起唇角。